北京市属大医院取消现场挂号 方便患者打击号贩


 发布时间:2021-01-25 07:57:39

而具有不同资源优势的群体,对不同的分配方式会有不同的偏好和评价。有钱的就喜欢按价格分配,并认为最符合市场规则因而最为公平;低收入群体则可能更偏好按时间分配,并认为谁排到算谁的是最公平的方式。而我国目前的医疗体系,仍然坚持低价策略,无论是4元钱的普通号,还是几十元的专家号,或几百元

所以,黄洁夫委员认为,治理号贩子要“依照十八届三中全会讲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不要怕用市场经济的规律,现在有的好像说到市场就是洪水猛兽”。总之,不能再用行政命令控制医疗服务的价格。当然,完善分级诊疗体系,让首诊到社区,可以有效减少对专家号的需求,是未来必须选择的道路。但是,只要包括专家号在内的就诊价格不能符合市场规律,那么就不排除外在新的诊疗体系中,患者花钱从首诊医生那里购买转诊机会的现象。如此,社区医疗很可能成为新的“号贩子”。号贩子8000元的炒号费,是一个生动的教材。如果医疗价格体系不能尊重市场,优质医疗资源就必定无法摆脱如此荒诞的黄牛价格。本报特约评论员善水。

在不少人看来,这正是号贩子存在的原因——优质资源的短缺,导致医疗服务市场的“不公平”。但在黄洁夫看来,更为深层次的原因之一在于,医院里的医务人员,这个原本是医改主力军的群体,尚未完全表现出参与改革的积极性,而这背后透露的问题才真正值得关注和解决。“如果医生都不想干了,(号贩子)还怎么打,医改还怎么改?”黄洁夫说。他说,医疗是知识密集型的服务业,产业结构复杂,上中下游多方交织在一起,服务提供者与接受者信息严重不对称,“容易发生诱导性消费”——因此,医生的人文精神与专业道德在市场中起着非常重要的导向作用,行政手段往往是无能为力的。

同时要加大执法力度,严厉打击医疗机构诊室向私人承包、违法发布医疗广告、非法行医等违法违规行为,提升医疗监督执法水平及监督质量。据了解,为了维护良好的就医秩序,此次8部门联合制定的《集中整治“号贩子”和“网络医托”专项行动方案》明确,各重点医院所在地公安机关要会同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制订实施打击“号贩子”的具体行动计划,每月集中警力组织一次对各重点医院及周边的统一整治行动等;建立“号贩子”黑名单,并纳入社会信用体系;军队卫生部门要负责加强军队(武警)医院和人员监管,查处违法违规行为,配合加强制度建设和改革等。

但与以往的号贩子不同,他们不是组织人员在医院挂号大厅排队抢号,而是在官方预约挂号平台上抢号。为了方便号源的交易,他们还成立了一个名为“龙商会”的微信群。在群里,他们经常互通有无,互相介绍客户。北京市公安局及海淀分局相关单位立即联合成立专案组,经过近一个月的侦查,以女子宇某和男子王某为首的一个特大号贩子团伙逐渐浮出了水面。梳理清该团伙的组织结构后,2月28日晚,专案组调动近百名警力,同步在北京、河北张家口、天津、福建、湖北武汉、山东菏泽和辽宁双鸭山及葫芦岛等七省多地,对该团伙成员开展集中抓捕行动,先后抓获以宇某和王某为首的团伙成员29名。

遏制医院号贩子,刑法何为倒卖“专家号”不是犯罪,就不能法外施罚。倒卖“专家号”等就医凭证,其危害并不亚于倒卖车票、船票,未来的刑法修订能否将医疗黄牛的行为也列入此条?近日,一段“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在网上热传:一女子在广安门医院大厅怒斥黄牛将300元的挂号炒到4500元,称医院与黄牛里应外合,害得她从外地赶来排了一天队都没挂到号。26日,广安门医院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经医院初步调查,此次事件无保安参与倒号的行为及证据。

这一处置的依据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即“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处以“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至于刑事拘留之后还获罪入刑的,多系号贩子在排队抢号过程中,还有故意伤害等其他犯罪行为,而与倒卖行为本身无关。换言之,倒卖“专家号”的违法成本其实并不高。即便在专项行动中,警方和司法机关也没有太多的法律手段可以用。

他们为了歼-10而来对这些情报贩子来说,今年的珠海航展犹如一针“兴奋剂”。珠海航展又名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是唯一由中国官方批准在中国举办的国际性专业航空航天博览会。它以实物展示、贸易洽谈、学术交流和飞行表演为主要内容。自1996年第一届航展以来,每两年举行一次,今年已经是第七届。早在今年10月份,就有国内媒体报道,本届航展规模将创下历史之最。不仅国外厂商如俄罗斯企业将以强大阵容参加、印度空军特技飞行表演队将首次亮相,体现中国航天实力的神舟七号飞船轨道舱(备份)、反映“中国导弹防御体系概念”的神鹰400制导火箭弹武器系统也将参加展会。

如果“治标”都不愿尽心尽力、常抓不懈,那“治本”就是可望而不可即了。号贩子、黑导游、天价鱼等顽疾虽然以偶发事件闯进公众视野,但它们实际上都是常态性的公共议题而非突发性的危机。舆论危机公关时,打出重拳大力整治,舆论稍加冷却,现实的治理就松劲懈怠——这样的“来回拉扯”无益于问题的真正解决。据媒体报道,仅去年5月和6月,北京警方就接连组织开展了50多次专项打击号贩子的行动。但在社会治理中过度依赖“专项整治”,恰恰反衬出常态治理能力的不足。“暴风骤雨”的短期效果虽好,但一时松一时紧,极易助长违规者侥幸与投机的心理,最后难免雨过地皮湿,陷入“按下葫芦浮起瓢”的困局,这显然有悖于国家治理现代化。因此,对那些关系民生福祉、关涉社会公平正义的常态性公共议题,不能视舆论聚焦程度来定重视的程度,对这些问题的治理也需及早摆脱“运动式”治理的路径依赖。专项行动在一定时间内可以产生震慑效果,但根本性的震慑是法治,是制度。(王丹)。

菜贩子朱中和去年11月以每亩1350元至1400元的价格收购了农民300亩白菜,今年1月份时他“赌”价格下跌后会再度走高,又收购了200多亩,等来的却是白菜价格一路下跌。朱中和算了笔账,按照今年的行情,一车大白菜从当地运到广东,算上包装费、人工费、运输费和市场手续费,他基本上是在亏本销售。如果这些菜烂在地里没卖出去,损失还要大。菜贩子徐军说,2012年白菜行情好赚了钱,今年一下子就赔进去了,可能还要亏20多万元。

刘坚 党向 梵音

上一篇: 山西省79个县市降雪出现历史同期最大值

下一篇: 北京今冬初雪刷新61年降水纪录 延庆雪深47厘米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39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