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晨报:为"拉动内需"就可以鼓励浪费?


 发布时间:2021-03-09 17:28:15

财政部发文严禁岁末年初突击花钱滥用公款等行为财政部日前下发《关于切实做好岁末年初有关财政工作的通知》,严肃各项财经纪律,提出坚决制止各种乱花钱和突击花钱行为、严禁用公款购买烟酒礼品、严禁以各种名义滥发津贴、补贴、奖金、实物等一系列要求。这份发给各地财政部门的通知旨在落实中共中央办

财政部网站显示,今年1月-10月累计全国财政支出113549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1510亿元,完成预算的74.2%。这就意味着目前还有近4万亿元的财政预算没有花掉。值得关注的是,各地突击花钱已是多年的顽疾,对此,应当通过法治手段堵住“不花白不花”的制度设计漏洞。年底突击花钱是个老问题,这一现象几乎年年出现的原因是,如果地方或单位当年的财政预算没有用完,剩余资金就作为结余资金上缴,甚至还可能影响来年再“要钱”。

这个时候,似乎人人都成了经济学家。有人甚至翻出近几年来每年全国财政资金完成进度情况,经过比对,证明财政部门的“年底突击花钱”已是多年惯例,不同的只是程度上,一年一年,滞留到最后集中使用的数额越来越巨大。更多的人七嘴八舌地分析,有人呼吁我国实行多年的粗放型预算应向精细化转变,也有人认为,各地政府习惯于将财政的钱尽可能多在手中攥些时候,办事拖沓;政府机关公务人员每到年底都有一大笔可观的奖金要发,是一项不小的财政支出……更多的议论,指向政府财政预算的信息公开度和监管效率。

机关运行、政府采购、工资福利等支出首次亮相新预算法对财政预决算信息公开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如明确提出要对机关运行经费的安排、使用情况以及政府采购情况等重要事项做出说明。记者注意到,17日各部门公开的信息中,出现了诸多新数据,包括政府采购支出、机关运行经费和国有资产占用等情况,各部门发放人员工资福利等数据也一并对社会公开,凸显公开力度“再加码”。如17日率先公开“账单”的中国记协,其决算报告显示去年该机构机关运行经费支出449.76万元,相比2013年减少40万元,减少8.17%;政府采购支出255万元,其中政府服务采购支出220万元;在工资福利方面共花费608万元。

2009年至2013年,当年前10个月全国财政支出完成预算比例分别为65.44%、72.15%、77.39%、74.61%、73.81%。中国社科院财经院教授杨志勇认为,与“年末突击花钱”的说法相比,更为客观的提法应该是“年末集中花钱”。与执行中期财政预算的国家相比,执行年度预算的国家大多可能出现这种状况。2 年底为何会剩下这么多钱?预算不科学等四原因造成多位财政部门官员和专家表示,一些地方存在政府支出、预算部门拿钱晚;层级多;不科学;执行乱等问题。

两节期间不得用财政性资金办经营性晚会中办国办要求不得以任何名义年终突击花钱和滥发津贴等,严禁用公款购买赠送贺年卡及烟花爆竹据新华社电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了《关于做好2015年元旦春节期间有关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坚持务实节俭文明过节,严禁年底突击花钱。各级党政机关和党员干部要带头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严格财经纪律,勤俭过节、文明过节,不得以任何名义年终突击花钱和滥发津贴、补贴、奖金和实物,不得用财政性资金举办年会、经营性文艺晚会,不得以各种借口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点评:预算是管理政府的工具,而非政府管理的工具。财政部主导《预算法》修订,可能导致部门利益法制化。花钱花上了瘾,就不想被纳税人和人大束手束脚。结论突击花钱“罪名”累累,“罪证”凿凿,是因为预算制度的落后粗放。从上图近五年财政支出数据不难看出,病症不只是突击花钱,整个支出曲线都有点犯神经,年中小抽,年末大抽,抽过之后则是低潮和平静。突击花钱表面上是政府烧钱,实质上是官员滥权。《预算法》修订不只关乎财政技术,还能成为政治改革的突破口。预算这个水龙头的争夺战,还会继续。河南商报。

在中央“八项规定”和反“四风”的背景下,这种“权力自肥”的败家子行为,必须受到严厉遏制和打击。年末突击花钱应该“突击”花在民生上。虽然近年来各地政府加大了民生投入力度,但相比现实需求和民众期望,仍然显得捉襟见肘,教育、医疗、养老、住房、扶贫等民生领域欠账太多,亟须各地政府承担更多责任。公共财政“取之于民”理当“用之于民”,不管是政府平时花钱还是年末突击花钱,都应该把目光盯在民生项目上。事实上,很多民生投入虽然列入地方政府年度预算,但鉴于以上所说的种种原因,很多民生项目也一直在“等米下锅”,财政资金并没有落实到位。当年末政府有钱之时,理应及时填补欠账,优先保证民生项目预算执行到位。在此基础上,如果政府还有钱没有花完,在预算之外增加一些民生支出,显然未尝不可。在解决民生问题上,人们永远不嫌政府投入太多,何况现在投入的并不多。正所谓“好饭不怕晚”,只要政府的的确确把钱花在民生上,那么“年末突击花钱”也就不是一个让人焦虑的问题。(晏扬)。

基于这种预算监督的失位,个别地方政府部门在年初预算编制时,或者好大喜功、上报大项目,或者见利忘义、虚报项目,努力让自家的“钱袋子”鼓起来。话说回来,年底“突击花钱”并不完全等同于地方财政的“丰衣足食”,实际上基层“等米下锅”问题依然突出。按照惯例,每年全国人大在3月份才批准中央财政预算,中央财政的钱拨付到地方时已经是第三、四季度。管“钱袋子”的和花钱的严重不同步,也会逼迫地方政府部门在一年中花钱时“前紧后松”,这不仅不能说明“钱多多”,反而会影响经济民生项目必要性的建设开发。

寄车 五代史 智障

上一篇: 中国国内新兴产业实力发展

下一篇: 山东滨州市原副市长王瑜因擅自因私外出等被免职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29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