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建立充满活力的社会体制


 发布时间:2021-05-12 06:50:53

【特殊情况另行改革】个别承担特殊职能的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经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批准,另行制定改革办法。脱钩脱什么?【机构分离】取消行政机关(包括下属单位)与行业协会商会的主办、主管、联系和挂靠关系。调整行业协会商会与其代管的事业单位的关系,并入的注销法人资格并核销事业编制,

这个说法形象揭示出行业协会的“不伦不类”:作为非政府组织却带着政府性印记,作为非营利组织却又有营利冲动。不扭转行业协会对政府的依附关系,不革除行业协会职能作为上的沉疴积弊,就不足以彻底解决行业协会扮演“二级政府”和“红顶中介”的问题。掐断职能部门借行会商会“养人”“牟利”的畸形需求,才能让行业协会成为独立的市场治理主体。更应递进一步追问:怎样才能让脱钩之后的行业协会契合市场经济的现实所需?行业协会并不是政府的管理工具,政府也不是行业协会的服务重心。

制定行业协会商会法将“红顶中介”治理纳入法治轨道梳理资料可以看到,国务院及其相关部委治理“红顶中介”乱象的努力已经持续多年。早在1999年,原国家计委等六部门制定的中介服务收费管理办法中就明确规定:“按照法律、法规和政府规章规定实施的中介服务,任何部门、单位和个人都不得以任何方式指定中介机构为有关当事人服务。”国务院常务会议也多次提出要求,“政府与市场中介组织分开”,“严格规范行业协会、中介组织收费”。同时,司法机关也在加大对中介领域的贪污贿赂等问题的打击力度。

然而从审计署2014年报告来看,去行政化的进度尚不彻底,只要官方协会还在靠权力牟利,李鬼协会就能混水摸鱼。从2014年开始,政府部门又进一步加大了去行政化改革的力度,民政部出台了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又进而提出《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负责人任职管理办法》。目前,这些协会去行政化的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但可以确信,只要山寨协会依附的牟利机制还存在,利润驱使的动力总有方法绕过监管境外组织的法律。终结“山寨社团”的关键,还在大力改革,斩断行业协会与行政的关联。□姚遥(公益人士)。

通知明确,脱钩试点的主体是各全国性社会团体业务主管单位(包括中共中央各工作部门、代管单位,国务院组成部门、直属特设机构、直属机构、办事机构、直属事业单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全国政协办公厅、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以及经中共中央、国务院授权作为社会团体业务主管单位的组织)与其主办、主管、联系、挂靠的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通知指出,此次试点工作2015年下半年开始第一批试点,2016年总结经验、扩大试点,2017年在更大范围试点。

不少发达国家建立了政府与社会组织合作治理公共事务的伙伴关系,英国政府在1998年即与社会组织代表签订了《政府与社区及志愿者组织合作框架协议》,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政府也与社会组织签订了类似合作协议。得益于此,他们在提高政府效能和社会治理水平上取得了很多成效。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一直在推进政治体制、行政体制和社会治理体制改革,取得了一系列进展。1998年机构改革中,国家撤销了十几个工业管理部门,转制成立了相关行业协会商会,原本由政府部门承担的大量行业性、事务性工作交由这些行业协会商会承担。

鹊桥会 热导率 拜恩

上一篇: 北京春节燃放烟花爆竹致2死388伤

下一篇: 天安门广场大型立体花坛将以花篮造型亮相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2.29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