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国有多人负债


 发布时间:2021-03-06 04:05:10

乡镇债务严重乡镇债务是如何欠下的无论是中西部的“吃饭财政”,还是东部的“发展财政”,采访中,多个乡镇都在喊渴叫饿债务正在困扰着乡镇政府的运行。《瞭望》新闻周刊对全国8个省份300名乡镇党委书记的调查问卷显示,东部地区乡镇债务额大多在千万元以上,有的超过亿元,个别的在十亿元以上;中

如何杜绝“负债型经济增长”?结合中央有关要求,笔者认为要着力做好以下三方面工作。一要着力防控债务风险。要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把控制和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作为经济工作的重要任务。要加强源头规范,把地方政府性债务分门别类纳入全口径预算管理,严格政府举债程序。要明确责任落实,省区市政府要对本地区地方政府性债务负责任。要强化政策宣传和思想教育,从思想上纠正“负债型经济增长”的错误导向。二要完善政绩考核机制。要抓紧清理和调整考核评价指标,既看发展成果,又看发展代价,既注重考核见成效的显绩,更注重考核利长远的潜绩,全面历史辩证地评价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政绩。

地方官员为了大量投资而大量借贷,以经济发展换取政绩和前程。在这个过程中,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预算约束偏“软”,又为地方官员疯狂举债提供了便利。在中国,一旦地方政府有财政危机,中央政府会作为兜底人为地方政府提供了隐性担保。这种救助预期使得地方政府举债的潜在成本和收益不对称,导致地方政府产生过度举债的冲动。同时,地方政府的决策者在任期内举借的债务,大多是其结束任期后偿还,这样使得举债决策者并不承担债务偿还的责任,这必然助长地方政府举债的积极性。

具体来看,万科、绿地控股和保利地产负债均超过5000亿元,分别为8506.57亿元、6850.2亿元和5057.1亿元。据《证券日报》记者计算,超过1000亿元以上的16家企业总负债为3.7万亿元,占136家房企总负债的比重约为60%。从资产负债率的情况来看,不同企业的资金状况良莠不齐。《证券日报》记者根据统计数据测算,截至2017年9月底,资产负债率大于80%房企占26%,在70%-80%之间占比为23%,60%-70%之间的占比为13%。

镇上5000多户,几乎全是政府债权人;“打折收购”政府欠条成了生意,欠条甚至可以买东西成了“流通货币”;一个省成立448家乡镇融资平台公司换着新花样举债,超过七成不盈利……这些惊人的数字和事实,是我国多地乡镇负债窘况的真实写照。为何这些地区负债情况如此严重?囧人的负债乱象将如何收场?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日前赴多地进行了调查。全镇向政府讨债,曾摘镇政府招牌近年来的首要工作,就是“找钱”。这是不久前一位获评全国“最美基层干部”的乡镇党委书记的自述。

显然,中央对地方举债的管控并未明显见效。债务从何而来?如此大规模的地方债务从何而来?王惠玲,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曾对中国地方债务问题做过系统研究。她发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基层政府牵头成立了大量乡镇企业。这些企业从农村信用社借贷,然后通过税收和非税收渠道为基层政府提供了充足的财源。但至90年代末,多地出现了乡镇企业大规模倒闭、改制的浪潮,其所欠的债务自然由这些企业实质上的所有人——乡镇一级政府承担下来。

晶门 实刀 金英光

上一篇: 青藏铁路将与南疆铁路相连 前期工作已正式启动

下一篇: 评分9.0以上的国产喜剧电影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3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