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背后四大问题待解


 发布时间:2021-03-01 09:20:12

其实,不仅我国铁路存在高额负债问题,外国铁路也是如此。目前法国铁路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靠政府补贴生存。目前唯一可以借鉴盈利的仅有日本东京到大阪的500公里新干线,但是日本除了东京新干线,在此后几年中建设的其他高铁,都是亏损的,这种亏损模式持续了20多年,直到上世纪80年代债务才停止

受债务等各种问题困扰,唐述林的前任中,有人遭就地免职,有人干了半年就主动辞职。镇政府面临“上级任务不完成、政府债务不偿还、工资福利不落实、机关食堂不开火、各级领导不愿去、干部职工不上班、百姓办事找不到人”的尴尬境地。唐述林上任后,靠找亲友借几十万元才重新恢复机关运转。近些年,债务问题虽有所改善,但唐述林仍然需要绞尽脑汁与讨债人周旋、做安抚工作,工作开展得很艰难。观音寺镇偿债有自定原则:谁家有婚丧嫁娶给一点、谁家有子女升学、就业困难给一点、谁家有天灾人祸给一点;争来的上级项目,谁获建设承包权,谁就得在数以千计的零散债权人中“收购”一定数量的政府欠条,以缩小债权人总量。

在湖北,有地方提出城镇化要有“高规格”——最好是“省级战略”,退而求其次也要地市层面推动;要有“高标准”——专业设计单位参与,不能由市县政府部门自己简单地做方案;要有“好平台”——引入大规模的资本投入……如此“高标准、严要求”,资金从哪儿来?记者在湖北、湖南等地了解到,近年陆续有乡镇采取土地开发融资模式筹资建设,一般要求开发商先垫资建设小城镇商业街等基础设施,待项目建成后再通过土地拍卖偿还建设资金。中部一个乡镇,提出要对镇区纵横多条道路扩宽、提档、升级、美化、亮化、绿化等,需要投入资金数以千万元计算。

旧债新债叠加,“雪球”再滚要炸今年年初公布的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3年6月底,湖南和湖北乡镇政府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债务达114.86亿元和194.18亿元;全国乡镇政府负偿还责任、担保责任或救助责任的债务则分别达3070.12亿元、116.02亿元和461.15亿元。记者了解到,我国乡镇债务历史积欠,源自四个“成债”:一是抗灾救灾紧急筹措资金成债;二是农村教育、基础建设、计卫优抚、维稳接访等支出成债;三是“三提五统”时代党员干部垫缴税费成债;四是乡镇兴办各种企业投融资失败成债。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债务危局何解?2015年是地方债还款的高峰年,大规模治理地方债也拉开了帷幕在刚刚闭幕的2015年两会上,地方债务问题再次成为代表委员们议论的焦点。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回答有关债务风险的问题时,尽管强调“地方政府性债务70%以上是投资性的,是有收益的”,但同时也承认“中国的确存在着个案性的金融风险”。同时,在两会上财政部也表示,将通过债务置换的方式,缓解地方政府的还债压力。

记者采访发现,在沿海发达省份乡镇,内地“借船过河”之类手法似乎已经远不足以满足更旺盛的资金需求。相应地,很多沿海经济发达省份一些乡镇融资已经步入“高端”——乡镇融资平台纷纷出现。有的乡镇还成立了“投融资办公室”,管辖一家或多家融资平台公司。东部沿海一个经济发达省份审计部门去年发布的全省乡镇债务专项审计调查结果就显示,截至2011年末,这个省共有448家乡镇融资平台公司,债务余额174.11亿元,占全省乡镇债务总量的43.55%。

之后还得将抵押给银行的资产进行拍卖,偿付1.91亿的银行贷款。而目前,国贸家电的抵押资产的估值只有1.2亿元,国贸家电最多只有1.1亿元的偿还额。即使银行免利息,政府减免税收,这笔偿还额连支付给银行的本金都不够,更何况偿付其余9项累计约1亿的负债。国贸家电迫切希望重组银行债权人支持重组记者了解到,目前正在积极谋求重组自救,公司已于7月15日通过股东扩大会议,决定由杭州国鹰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联合重组收购国贸家电。

国家审计署去年年底发布的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再一次引起了社会各方面对地方债务的关注。虽然结果显示,截至2013年6月底,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10.9万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67万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4.34万亿元,合计为17.9万亿,与此前各方的猜测存在较大差异,没有外界所说的那么“吓人”,风险也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是,这不意味着地方债务不存在风险。在中国,数据背后的问题,特别是深层次问题,才是真正的问题。

他说,“一些地级市、县(市)、政府大规模举债建设‘新区’或各类‘园区’,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总量亦在不断累加。例如无锡、新余等地,由于支持太阳能光伏产业盲目发展,政府的担保债务超过百亿元人民币,现在已基本无力偿还!”更为严重的是地方债务透明度差、隐蔽性强,缺乏有效的监控,目前多处于失控或半失控状态。2010年末,中央开始严控地方政府性债务。但即便这样的情况下,省、市、县地方三级政府性债务仅两年半就增加6.8万多亿元。

国贸家电目前正谋求重组自救,已有多家公司表达了收购的意向,也已向北仑区政府提交了重组请示报告。大股东卷款携夫外逃美国二股东遭债主逼债挑烂摊说起国贸家电,在宁波当地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由国企改制的国贸家电曾在2010年取得销售额3亿元、净利润1000多万元的成绩,一跃成为宁波地区本土家电第一品牌。但2011年以来,随着企业盲目扩大经营规模,信贷资金极速紧缩,融资成本不断加大,国贸家电的资金链逐渐断裂,最终面临资不抵债的局面。

窑村 朝宗 产白臂

上一篇: 聚焦“北极第一哨”:炮弹箱当办公桌 木墩当板凳

下一篇: 中国特警大熊在部队不敢认娘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2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