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号贩子医院当有更大作为 培养邪不压正气势


 发布时间:2020-10-02 07:58:00

无论是行政拘留,还是治安拘留,抑或刑事拘留,都是将他们关一段时间,这等于让他们闲下来几天,少倒几天的号,少赚几天的钱,出来还可以继续再干,并无多大损失。整治号贩子,必须对症下药。因为号贩子倒号,是以赚钱为目的,所以整治号贩子就应该对准他们的贪欲之心,必须从重给予经济处罚,罚得他们

他给她推荐了另外一个600元的专家号,看到后面长长的排队队伍,女子答应了让小王帮她挂号,她则给小王600元“辛苦费”。凌晨3点,医院门诊大厅排起了长队(人民网贾兴鹏摄)凌晨3点半,排队大军转到医院门诊大厅排队,记者在现场看到,各窗口前面,都有号贩子的身影,他们“团体作战”,人数众多,先占据最靠前的位置,然后等待来得晚的挂号患者。医院每天的专家号有限,来得晚的患者看到前面的队伍太长,轮到自己就没有号了,只能购买“号贩子”的位置。

9元钱的教授号在场外被炒到几百上千元,患者因此付出了高昂代价,医生却没有得到丝毫好处,唯一获利的是作为中介的“炒号者”。比如,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自闭症专家邹小平教授就不无调侃地说: “不少家长来到诊室,说从‘黄牛’那买的号,500元到3000元不等,有的甚至高达6000元。我很不平衡啊,我看病,‘黄牛党’赚钱。”“黄牛党”能炒到几百上千元,说明市场或社会是认可这个价格的。优质的资源对应优质的价格,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它光明正大呢?倘若专家在医院的挂号费可以大幅上涨(当然不一定高到上千元),这不仅有利于充分体现知识、技术和经验的价值,也有利于人们根据自身情况分层就诊。

遏制医院号贩子,刑法何为倒卖“专家号”不是犯罪,就不能法外施罚。倒卖“专家号”等就医凭证,其危害并不亚于倒卖车票、船票,未来的刑法修订能否将医疗黄牛的行为也列入此条?近日,一段“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在网上热传:一女子在广安门医院大厅怒斥黄牛将300元的挂号炒到4500元,称医院与黄牛里应外合,害得她从外地赶来排了一天队都没挂到号。26日,广安门医院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经医院初步调查,此次事件无保安参与倒号的行为及证据。

揭开黑幕组织50多“枪手” 在预约网站上抢号记者了解到,该团伙细分为3个层级:第一层级是“批发”专家号的团伙主犯;第二层级是在网上抢号的大量“枪手”;第三层级则是在医院门口转悠兜售专家号的“沾活儿”人员。在空军总医院,患者挂一个主任专家号才14元,然而,通过三个层级人员层层加价,一般最终要花费1500元至三五千元的费用,而最高出价已达到5000元左右。据该团伙绝大多数成员先后供述:自己是负责在医院对外兜售的一线“号贩子”;号源都是从团伙头目宇某、王某处购买的,每张100元。

加强对网上挂号的监管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联合公安部、中央网信办等部门联合开展了为期一年的“号贩子”和“网络医托”专项整治行动。根据原卫生部、公安部《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中的规定,倒卖医疗机构挂号凭证的,由公安机关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据了解,多数号贩子只能按《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理,惩罚上限是拘留15天并处1000元罚款。只有少数情节严重的号贩子才能按照《刑法》处理。

余烁欣 捷客斯 头雕

上一篇: 阿尔及利亚和中国有时差吗

下一篇: 广东梅州原纪委书记李纯德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