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国家意志下的日军细菌战资料选(之二)


 发布时间:2020-09-18 19:29:59

按鼠疫疫情分级,预警级别对应如下:特别重大鼠疫疫情(Ⅰ级)、重大鼠疫疫情(Ⅱ级)为Ⅰ级预警,较大鼠疫疫情(Ⅲ级)为II级预警,一般鼠疫疫情(Ⅳ级)为Ⅲ级预警。动物间鼠疫疫情达到下列强度时为IV级预警:在某一类型鼠疫疫源地发生动物鼠疫大流行(黄鼠疫源地流行范围≥200km,黄胸鼠、

这8年间,衢州5县累计发病多达30余万人,死难的人数高达51407人,成为日军细菌战部队在浙江造成的最大伤害。当年停在衢江中心的隔离船也成了疫病防治的一种特殊手段。当代文学巨匠金庸就曾亲自把同学送上了这里的隔离船,并称“这是战争期间唯一自觉有点勇敢的事”。包括邱明轩、杨大方等对衢州细菌战深有研究的人士及其家属,也都曾被送上隔离船。带菌粮食投进有钱人家养鱼池里“与其空投细菌,莫如投下染菌媒介虫”现在的衢州市县西街,已经成了完全不同的景象。

目前,我国鼠疫已非常少见,但并未绝迹,只在2009年出现12例,此后10年,每年仅有几个病例,甚至没有。那么,近两年数次出现的鼠疫会大流行吗?内蒙古农牧业科学院兽医研究所二级研究员侯勇跃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表示:“与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不同的是,人类已经运用科学武器与鼠疫进行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斗争,并取得了胜利。换言之,鼠疫早已可防可治,而要避免鼠疫流行,预防为主。几个月来,内蒙古出现的几例鼠疫病例并未造成大规模传染流行,就可以充分证明这一点。

不过,当时国民政府对空投物很慎重,中午11点派来了防疫人员检查,下午3点开始要求全城进行了大扫除。一时间,鼠疫并没有像日军期待的那样发生,在近年来对细菌战的调查过程中发现,当时731部队向关东军作战参谋吉桥戒三汇报的时候称:“对衢县(即现在的衢州)的霍乱菌攻击未成功,鼠疫攻击也许成功。”投放细菌的731部队航空班士兵松本正一也在回忆中提到,从杭州笕桥机场出发后,先后向衢县、鄞县(即现在的宁波)和金华投放细菌弹,“增田美保是飞行员,我是助手,井村是投弹手,衢县和鄞县我参加了,金华那次我没有参加”。

中新社常德8月25日电 题:常德细菌战受害者的“痛·愤·愿”中新社记者 邓霞70多年前,湖南常德市几乎每天都有人遭遇生离死别,有些家庭甚至在短时间里就失去了大部分成员。“一个月里,我家里连续死了五口人。”75岁的徐万智回忆说,奶奶、父亲、叔叔、两个哥哥都因为同样的病情接二连三的去世,“当时的情景非常凄惨,很多帮我们办丧事的人都死掉了,后来叔叔死的时候,连道士都不敢来”。由于家住农村、消息闭塞,长达五十余年的时间里,徐万智家人都将这场惨剧归因于“瘟疫”。

由广东援建的西藏林芝病原生物实验室最近落成,这为林芝地区这几年屡屡发生的“人鼠大战”提供了重磅武器。据悉,林芝近几年发生过两起鼠疫,染病8人,3人不治身亡。西藏林芝地处高原,牧区草场旱獭活动很多。旱獭又叫土拨鼠,长得憨态可掬,不过它在传播鼠疫方面害处很大。为帮助林芝人民对抗传染病,2011年广东省疾控中心和林芝签署了合作备忘录,随后广州、珠海、江门也与林芝签订协议,在疾病防控、公共卫生管理、人才培训、实验室和应急队伍建设等方面开展技术援藏。

据人民网消息:7月10日,哈尔滨市疾控中心向市民发出温馨提示:鼠疫防控从我做起,如非必须尽量不去鼠疫疫源地活跃地区。哈尔滨市疾控中心提示:去草原时做好个人防护,不接近、不食用野生动物,不在草原露营过夜。如出现发热等症状应就近到发热门诊就诊,主动告知草原和野生动物接触史,以助诊断。日前,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人民医院报告了1例疑似腺鼠疫病例,当地于7月5日发布鼠疫防控三级预警,预警时间从发布之日持续到2020年底。

“远征军”还扮成中国百姓的样子,到衢州各县区,播撒跳蚤和带有疫病的老鼠,到田边区播撒炭疽病毒,到水井里面投霍乱、伤寒等病毒。“所以当时衢县政府有政策,发现死老鼠,可以奖励500块,要是发现死老鼠不上报,就要罚款1000块。”吴建平说,对于炭疽这样的,就没有办法了,“很多人甚至是在抗战结束后感染上的”。如今的罗汉井,还是保留着当年的格局和当年的房子。用小船载着感染者到衢江上隔离“当时医疗条件下也算是一种创新了”尽管国民政府对疫病防治有过很多措施,但细菌传播速度和范围都大大超出了当时的控制能力,百姓死亡人数众多,1942年和1943年两年间,衢州地区15000多平民死于各种疫病。

4月10日电 据国家卫健委微信公众号消息,4月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应急办公室召开全国鼠疫防控工作视频会议。会议指出,要落实鼠疫监测预警、培训演练,强调属地责任,继续推进内蒙古自治区各项防控工作落实等。会议通报了2020年全国鼠疫疫情风险评估情况。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应急办公室许树强主任对全国鼠疫防控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一是落实鼠疫监测预警、培训演练,及时发现和有效处置动物疫情,降低人间疫情发生风险;二是强调属地责任,政府领导,联防联控,严防疫情远距离传播;三是加强全国重点省份防控工作指导,确保各项措施落实落细;四是继续推进内蒙古自治区各项防控工作落实。新疆、河北、内蒙古等省区在会上作了交流发言。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规划司、疾控局、医政医管局、应急办、监督局、科教司、宣传司、国际司和中国疾控中心有关同志在主会场参会,各省份卫生健康委和疾控中心等负责同志在分会场参会。

这个人裸体被放在担架上,由特别班运送到解剖室。在解剖台上他已睡过去。班副军医命令我先清洗,我就用水龙头冲洗这个人的身体,再用刷子刷洗。因为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体解剖,我的手、脚都慢吞吞的,特别是刷洗面部时,我迟疑着没有动手。一旁的课长手持解剖刀示意我“快,快”,我这才用刷子开始刷洗躺在解剖台上、闭着眼睛的这个人。这个情节至今我还记得。班副军医用听诊器听听这个人的心音,听诊器一离开这个人的胸部,解剖就开始了。我负责把解剖后摘除下的脏器放入容器里,用准备好的培养基进行涂抹作业。

网袋 山洋 政失

上一篇: 关于习近平访芬和中美元首会晤,外交部发言人这样说

下一篇: 芬兰产的nokia在国内能用吗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