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发现二战日军细菌战新证据


 发布时间:2020-09-20 12:35:10

据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卫健委网站消息,2020年7月5日,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温更镇1名牧民,在乌拉特中旗人民医院就诊期间,经专家组确诊为腺鼠疫病例。患者发病前曾在鼠疫疫源地内活动。目前,该患者已在当地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7月7日,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官方通报,目前内蒙古发现3

由于此次疫情主要是肺鼠疫,可以通过呼吸道传播,而马达加斯加卫生力量不足、出境检疫存在薄弱环节,同时,我国在马达加斯加有劳务人员、华人华侨约10万人,加之春节、清明节将至,将会有大量在马华人归国,因此,疫情传入我国的风险较大。她指出,疫情发生后,质检总局高度重视,积极应对,主要采取了五项防控措施:一是科学研判,细化方案。专人负责收集疫情信息,多次召开专家风险评估会,发布了《关于防止马达加斯加鼠疫疫情传入我国的公告》和《关于进一步加强马达加斯加鼠疫疫情口岸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口岸全面加强疫情防控工作,制定完善了《口岸鼠疫防控技术方案》,编写《口岸鼠疫防控工作动态》,通报和指导口岸防控工作。

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常德市开始调查细菌战受害者情况,徐万智才从电视、报纸上得知家人去世的真正原因。此后的十多年里,徐和其他受害者及其遗属一起,希望为那些逝去的生命讨回一个公道。蚀骨之痛1941年11月4日黎明前,一架日军飞机飞抵常德上空,在常德城区中心的关庙街、鸡鹅巷和东门一带投下大量的谷、麦、破布、棉花等异物。这些投掷物里含有36公斤带鼠疫病毒的跳蚤。烈性传染鼠疫立即就在常德城乡流行,前后持续四年时间。当年只有十岁的张礼忠一家三代十口人都生活在常德城的中心地带,他的祖父、两个弟弟和家里的一个丫头都死于这场鼠疫,祖母、父亲、哥哥也因精神打击过度而相继离世。

因此市民不要为此感到恐慌。但仍有必要了解有关鼠疫的防控知识。鼠疫作为甲类传染病,具有起病急、病程短、死亡率高、传染性强、传播迅速等特点。鼠疫的传播方式主要分为跳蚤叮咬病鼠后再叮咬人,或剥取染疫旱獭皮或剥食其他染疫动物,以及健康者接触患有肺鼠疫的病人后,经呼吸道吸入感染。感染鼠疫后主要发病症状为高热、头痛胸痛等,日常的预防措施主要是减少人被感染的蚤叮咬或者尽量减少暴露于肺鼠疫病人的可能性。可通过使用杀虫剂和驱避剂避免蚤的叮咬。农村地区应避免处理不明原因的死鼠。市疾控同时提醒公众,北京虽然不是鼠疫疫源地,但与国际、国内在人流、物流方面交往频繁,因此仍应严防鼠疫输入和由输入病例引起的传播。建议广大市民要尽量避免去鼠疫流行的疫区,如果前往,应采取对啮齿类动物和跳蚤的防护措施,避免接触在路边或林中发现的有病或死去的动物以防感染鼠疫。

第三次是1894年突然暴发的鼠疫,引发全球大流行,至20世纪30年代达到最高峰,共波及亚洲、欧洲、美洲和非洲的60个国家,死亡达千万人以上。这次流行传播速度之快、波及地区之广,远远超过前两次大流行。这次流行的特点是疫区多分布在沿海城市及其附近人口稠密的居民区。在第三次鼠疫大暴发之前不久,人类找到了鼠疫的罪魁祸首:耶尔森菌(鼠疫杆菌)。张志刚介绍说:“鼠疫杆菌侵入人体后,会立即引发基本病,致使血管和淋巴管内皮细胞损害及急性出血性、坏死性病变;淋巴结肿常与周围组织融合,形成大小肿块,呈暗红或灰黄色;脾、骨髓有广泛出血;皮肤黏膜有出血点,浆膜腔发生血性积液;心、肝、肾可见出血性炎症,并引发支气管或大叶性肺炎,支气管及肺泡有出血性浆液性渗出以及散在细菌栓塞引起的坏死性结节。

这个展览馆是年过八旬的杨大方老人,在2005年发起成立的。杨老在衢州很有名,他是细菌战真正的亲历者,在1997年,他还参加了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就在那天下午,这个池子里的鱼就死了,当时的国民政府派来了人检查,发现好几个掉下来的纸包里面有跳蚤。”吴建平告诉记者,跳蚤是鼠疫杆菌最大的传染源之一。1941年2月,731部队负责人石井四郎在向关东军军医部长尾冢汇报的时候曾提出“与其空投细菌,莫如投下染菌媒介虫,例如跳蚤效果更佳”。

鼠疫,作为传染病防治法中的甲类传染病,一旦出现需要时刻引起警惕。北京市疾控部门提醒市民,去草原时做好个人防护,不接近不食用野生动物,不在草原露营过夜。鼠疫全球8例死亡、我国新增1例感染,我国鼠疫源头从何而来?温根塔拉,蒙语的意思是“圣洁的大草原”。“下过雨的草原,绿茵茵地一望无垠,比呼伦贝尔草原还美。”据温更塔拉度假村工作人员常敢(化名)介绍,该草原景区一次可同时接待600人就餐,400人住宿,一年接待10万人次游客。

2002年8月,他等到了一审判决:法院认定侵华日军731部队曾在中国的常德、义乌等地实施了种族灭绝性的细菌战事实,承认常德细菌战受害者人数为7643人,但不判决日本政府向中国原告谢罪赔偿。2005年和2007年,东京地方法院两次宣判驳回原告上诉,维持原判。谈及这次对日诉讼,徐万智仍愤怒难平:“面对铁的事实,日本政府连个道歉都不认,我们受害者心里不平!这是对我们的第二次伤害。”徐万智说,这场官司他们会继续打下去,“我们要向日本政府讨回一个公道,让他们给受害者一个交代。

产磁 张茜 元器件

上一篇: 云南洪涝灾害已致135万人受灾 15人死亡9人失踪

下一篇: 南海舰队潜艇按新大纲施训打赢了也要“跑”(图)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