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外有关研学旅行方面的


 发布时间:2020-10-31 00:02:20

郑春乃表示,治理海外游学行业乱象,必须从加强立法、全面完善监管的角度,多管齐下、综合治理。一方面,应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体系,为海外游学行业的发展提供法律上的规范和指引。为此,应该整合现有与海外游学相关的行政规范性文件和行业指引,由国务院出台游学监管行政法规,比如制定《中小学学生赴境

“皖约”安徽省研学旅游大型传播活动启动仪式在京举行  打造国内研学旅游样板 安徽约你来日前,“皖约·魅力皖中”采风团的队员在安徽省小岗村体验凤阳花鼓。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隽辉/摄本报北京10月23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齐征)今天下午,由安徽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办,中国青年报社承办的“皖约”安徽省研学旅游大型传播活动启动仪式在中国青年报社举行。“皖约”安徽研学旅游大型传播活动是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青年工作和发展旅游业的相关精神,落实安徽省委省政府关于加速将旅游业培育为重要支柱型产业的决定,加快旅游强省建设,培育推广安徽研学游品牌的重要措施。

据他介绍,今年6至8月份以来,他所在的团队已接待近8个团,每个团的学生人数有100多人。记者在咨询国内某旅游平台的研学旅行项目时,也同样得到“线路火爆”的回应,目前欧美国家的研学旅行已全线爆满,现在如需预定,最快也得等到9月份以后。研学火热:家长心存忧虑 业内人士吁市场要规范伴随着中小学生出国研学旅行火热,不少家长愿花出高价,为子女的教育打开国际视野。在北京工作的冯璐(化名)最近也有了这样的打算,但看着自己才上5年级的孩子,她心理泛起嘀咕:“参团的学生万一年龄段不分,课业水平不一,孩子跟着团里的朋友学坏了,那就不好了。

据相关媒体报道,新东方《2018中国国际游学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参与国际游学的人数达86万人,2018年预计达105万人,而且人数还将继续呈扩大趋势,年市场规模或达200亿元。一次游学费用在3至5万元的占比达56.8%。但是,与这种蓬勃发展不相符的是,参与海外游学的学生常被层层转包,服务频频打折,加上市场监管不力,游学组织乱象丛生,导致学生要求退费、投诉甚至引发暴力事件。郑春乃认为,海外游学出现的问题主要表现在海外游学市场需求旺盛、费用居高不下与旅游机构服务水平低下之间的矛盾。

每个学生心里都有一颗种子,我们希望有更多机会与世界连接,激活我们心中的种子,使其慢慢长大,渐渐发芽。”宋琨说。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旅游学会副会长张辉认为,要发展好研学游,未来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比如大中小学的假期制度改革,“如果能缩短寒暑假,增加春秋假,就能给研学游的发展创造机会”。张辉说,在完善假期和健全安全保障体系的大前提下,未来5年内,研学游将释放出千亿元的消费潜力。“世界上80%的研学游都是依托景区发展的,我们的景区如何从服务于观光游向服务于研学游转变,改革势在必行。”张辉说。中国旅游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北京联合大学教授曾博伟认为,研学游的主体是青少年学生,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我们要通过研学的方式,以文化人,用文化去感染年轻人。希望有更多孩子到祖国大地上去寻找美”。来源:中国青年报。

旅游观察研学游快速增长 国内名校最受欢迎随着暑假的到来,亲子游市场将迎来传统的暑期旺季。近日,同程旅游发布了《2017暑期亲子游与研学旅行趋势报告》,基于旅游用户调研及暑期亲子游预订数据,同程分析了今年暑期亲子游及研学旅行市场的趋势。数据显示,亲子游目前已经成为支撑整个暑期旅游市场最重要的细分需求,贡献率在40%以上。从目标人群结构上看,70后和80后父母(占比97.8%)及其子女是今年暑期亲子游及研学旅行的主力消费人群。

海外研学时间一般安排在每年暑假期间(7-8月),时间约为10-15天。项目资助经费采取以广东省教育厅为主,各普通高校积极分担的方式构成。参加海外研学项目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国际往返交通费和在境外的交流活动、食宿、交通、保险医疗等费用全部由广东省教育厅和学生所在高校资助。最终,全省共计124所高校及时上报了研学学生名单,其中本科类学生57名,高职高专类学生67名。按计划,这124名学生将分类型、分批次分别赴美国(两批)、德国(三批)进行学术科研、职业教育、文化等方面的研学活动。

三是政府统一监管缺失。海外游学涉及教育、旅游、工商、公安等多个监管部门,目前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各部门又缺乏一个统一有力的监管机制,形成了监管的“真空”,导致查处力度不够。对此,刘勇表示,参与游学活动的学生甚至家长的盲目跟风心态、法律风险意识不强的原因也不容忽视。或者说,正是由于游学学生及其家长的上述原因,导致游学活动沦为“游而不学”甚至引发纠纷,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海外游学乱象的发生。如何整治游学市场旅游公司打着游学的旗号挣钱,破坏了旅游行业的信用;学生“游而不学”让家长徒然耗费,还容易让孩子养成盲目攀比、贪图游玩的不良习气。

而最令李峰不满的,是儿子出国研学的交流学习目的没达到。李峰表示,虽然项目里写了去日本的小学交流,“但这家小学所有学生加起来还不到60人,知名度也不高,我不觉得这样能达到良好的学习效果。”周博作为长期在美国进行研学项目的从业者,他也对记者坦露,目前国内一些国外研学平台的确存在乱象,国内快速兴起的出国研学市场亟待进行规范。“一些平台所说的研学,其实就是去大学里参观一圈,还有机构所谓的教学,就是在海外旅游的基础上,再在国外给学生随意报个培训班,敷衍了事。

学校委托开展研学旅行,要与有资质、信誉好的委托企业或机构签订协议书,明确委托企业或机构承担学生研学旅行安全责任。4.健全经费筹措机制。各地可采取多种形式、多种渠道筹措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经费,探索建立政府、学校、社会、家庭共同承担的多元化经费筹措机制。交通部门对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公路和水路出行严格执行儿童票价优惠政策,铁路部门可根据研学旅行需求,在能力许可范围内积极安排好运力。文化、旅游等部门要对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实施减免场馆、景区、景点门票政策,提供优质旅游服务。

塞德 芳国 乔传

上一篇: 海南与巴拉望正式结成友好省 琼菲签署2亿美元合作项目

下一篇: 钱江晚报:宽容少数,就是善待自己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8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