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私法在民法体系中如何定位


 发布时间:2021-03-02 08:54:21

“这点尤其体现在监护制度的设计上。”周光权说,为了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失能老年人和智障残疾人等,民法总则草案扩大了被监护人范围,将智力障碍者以及因疾病等原因丧失或者部分丧失辨识能力的成年人也纳入被监护人的范围。除此之外,对一些社会反响强烈的热点问题,立法也都给予了积极回应。如网络

例如,关于胎儿利益的保护,在现行民事法律中,仅仅在继承遗产的场合要求给胎儿特留份,但在民法总则中,只要胎儿娩出时是活体,则被更为广泛地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这样胎儿除了继承遗产,在接受赠予等方面也受到保护。这就意味着,母体中的胎儿,如果因为母亲遭受侵害,自己也受到了损害,那么母亲对加害人享有损害赔偿请求权;胎儿在娩出时是活体的前提下,也对加害人享有独立的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另外,民法总则还重视对逝者的关怀。

张德江在成都主持召开座谈会,11个省(区、市)人大常委会负责同志、部分全国人大代表、法律工作者及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张德江指出,制定民法总则必须坚持从国情和实际出发,贯彻和体现宪法精神和宪法原则,恪守以民为本、立法为民的理念,坚持问法于民,切实做好顶层设计、制度安排。一要正确处理好继承和发展的关系,全面总结我国民事立法的好经验好做法,坚持已被实践证明可行的民事法律规定,突出解决社会生活中出现的新问题,使民法总则在现行法律基础上得到完善、发展、提高。二要正确处理好民法总则与民法典各分编的关系,切实把握好民法总则谋篇布局、提炼归纳,为民法典各分编提供正确指引、科学衔接。三要正确处理好民法与行政法、经济法、社会法等其他法律部门的关系,切实做到分工明确清晰、相互协作配合,为加快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作出新的贡献。

他把政治意愿放在最后,实际上是最重要的。我在参加编纂民法典、制定民法总则的工作中,感受最深的是对于编纂一部中国人自己的民法典,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社会是有着强烈的政治意愿的,这不仅仅体现在党中央作出编纂民法典的决定,也体现在我们在进行民法总则起草过程中得到全国各族人民、各个地方、各个社会阶层的普遍广泛的支持。张荣顺: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已经培养了一大批从事民事法律理论和实务工作的专家,他们为这次编纂民法典、制定民法总则的工作提供了强大的理论和实践经验的支撑。

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编纂民法典的任务要求后,民法典的编纂被列入了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民法总则规定民事活动的基本原则和一般性规则,在民法典中起统率性、纲领性作用。此次提请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以1986年制定的《民法通则》为基础,按照“提取公因式”的方法,将其他民事法律中具有普遍适用性的规定写入总则草案,其中的新内容颇多。比如,明确了胎儿有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权利;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年龄从《民法通则》规定的10岁下调至6岁;将法人分为营利性法人和非营利性法人两类;新增非法人组织为民事主体等。

再如对于个人信息泄露严重的现状,草案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个人信息”,撑起了个人信息的保护伞。“权利法”色彩凸显 争议点再求共识民法是“权利法”,民法总则草案首次提交审议后,不断有专家学者提出,应扩充总则中关于民事权利的条文。草案三审稿吸收了这一意见,增加规定:“民事权利可以依据民事法律行为、事实行为、法律规定的事件或者其他方式取得;民事权利主体按照自己的意愿依法行使民事权利,不受干涉;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征收、征用不动产或者动产的,应当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但石宏指出,草案中的许多问题仍有较大争议。如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最低年龄,目前草案规定为六岁,但在征求意见中,仍有关于定得过低或过高的争论,需进一步讨论。“诸如此类的争议问题还有许多”,石宏说,因此将草案在“两会时间”进行审议和讨论,是在更广范围内征求“最大公约数”的必然之举。(完)。

草案还为其他新型民事权利的保护留出了空间。还有学者提出,民法总则中应体现“法不禁止即自由”的精神,建议把宪法已列举出来的权利应尽可能民事化。可见,民法总则应设计出一个健全的民事权利体系,将宪法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要求全面落实到民事领域,弘扬权利价值,标注权利保障新高度。——体现中国精神。民法典不仅是社会经济生活在法律上的反映,更是人民生活方式的总结和体现。恩格斯认为,民法乃是“以法律形式表现了社会经济生活条件的准则”。

1986年拿出的民法通则,是当时的法学界对立法现实的一个妥协:用原则性、基础性的“通则”制定基本规则,待各方面成熟以后再迈向法典化。自那以后的三十年,民事法律领域新法层出不穷,而民法通则沿用至今,要求替代它的呼声也越来越高。直到今年“两会”期间,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发言人傅莹确认了年内将制定民法总则的消息。在民法界,这被认为是编纂民法典最重要的前置步骤之一。近日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正式公布,6月27日起,民法总则的草案将首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我今天很高兴和我的同事一起到这里来跟大家进行交流,回答大家的问题。张荣顺:就你刚才提出的这个问题,提交这次大会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是民法典的开篇之作,就像我们写文章,这是这篇文章的第一段。它的主要内容就是规定民事活动必须遵循的一些基本原则和一般性规则。现在的民法总则草案在起草过程中,我们主要在现行民法通则基础上,总结30多年民事立法及其实践经验,广泛听取社会各界人士意见,深入研究民事活动的新情况、新问题,经过充分论证后起草出来的。

这时,民法起草小组中一些从国务院借调来的骨干已被召回,起草工作陷于停顿。陶希晋提出,国务院把借调的一些人要回去了,但民法制定工作不能中断,我们要再找人,成立一个民法修订委员会,继续搞民法。而杨秀峰则主张不再建立民法起草班子,并请求免除自己民法起草小组负责人的职务。杨秀峰态度的转变,可以理解为,通过两年多起草民法的实践,他也认为,在没有搞清楚经济改革目标和许多制度性问题的前提下,起草出符合实际的民法典是不现实的。

建信 海训 单电

上一篇: 举报偷渡最高奖励1万元 福建多地发通知严防境外输入

下一篇: 59国人员赴海南入境免签:需通过旅行社办申报手续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3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