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中北部、江南西部等地不适宜燃放烟花爆竹


 发布时间:2020-11-24 00:24:45

一时间“烟花解禁”的呼声越发高涨。为迎合市民愈来愈强烈的要求,不少城市又因此打破禁令,规定市民可在限定时间、地点燃放合格的烟花爆竹,以重塑节日气氛。2004年北京市“两会”期间,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修改《禁放规定》的建议,为“禁”改“限”提供了制度性的思路。据有关统计,在爆

环境保护部相关负责人介绍,为积极推动禁限放工作,环境保护部提前部署,发布了《关于做好2016年春节期间烟花爆竹禁限放工作的函》,要求各地结合冬季重污染天气应对,科学制定烟花爆竹禁限放工作方案,明确烟花爆竹禁限放时间和区域,合理管控烟花爆竹销售,引导群众理性燃放烟花爆竹,及时启动重污染天气应急措施。并充分利用各大媒体转发禁限放通知,人民日报、人民网等各大主流媒体迅速转载,截至2月4日,百度搜索相关结果4.68万个,599个腾讯微信公众号进行推送,78个新浪微博转发。

舆情观察河南“禁放令”3天后撤回叫停“短命政策”,不应成为事件的终点近日,为预防可能出现的空气污染问题,刚成立没几天的“河南省环境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一道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禁放令”,要求全省在春节期间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这一“禁放令”不仅震惊了当地的烟花爆竹销售行业,也让准备“欢欢喜喜过大年”的广大人民群众议论纷纷。正当各市、县贯彻执行相关通知的时候,该“禁放令”却在下发3天后就被紧急叫停,闹了一出朝令夕改的乌龙,舆论哗然。

背 景春节合家团圆之际,燃放爆竹是春节文化的传统,然而近年来,由于燃放爆竹引发的火灾等一系列消防安全事故,造成人员和财产大量损失和环境污染加剧。北京市政府烟花办最新统计显示,尽管同比均有下降,今年除夕零时至初五晚10时,全市因燃放烟花爆竹仍引发火情170起,受伤194人(其中1人死亡)。与此同时,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数据显示,从除夕中午12时至初一中午12时,27个监测子站中,12个监测子站均轻度污染,两个子站达中度污染。

其中,南通为区域内污染最重城市。中西部地区的咸阳等9个城市空气质量为严重污染,宜昌等20个城市为重度污染。其中,咸阳为区域内污染最重城市。据介绍,除夕夜间烟花爆竹集中燃放是影响空气质量的重要因素。161个城市中,1月31日凌晨1点到3点PM2.5小时浓度明显升高。31日1点,128个城市PM2.5小时平均浓度大于150微克/立方米,为重度及以上污染。其中,桂林、咸阳、株洲、衢州、西安等80个城市PM2.5小时平均浓度大于250微克/立方米,为严重污染。

杭州市民李大姐说:“春节就是图个喜庆。过年的方式多种多样,也不仅仅只有放烟花爆竹。现在雾霾这么厉害,再不限制烟花爆竹,估计过年就得天天戴着口罩出门了。”目前,尽可能地减少烟花爆竹对空气造成污染已经成为政府、企业和民众的共识。国家烟花爆竹标准化委员会核心专家成员、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赵家玉说:“全国各地的烟花生产商正在积极研发环保型烟花,将争取在两三年之内,使环保型烟花占到总数的七八成。”不燃放或少燃放烟花爆竹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居民的主动选择,模仿爆竹声光电效果的电子鞭炮眼下成为市场的新宠。

而希望市民是少放不放,把“少”放在了前头。那么看了这样的一条消息,而且是市委和市政府联合发出的通知,能够感觉到这样两点:第一个,希望大家能够慢慢的少放和不放;但是另一方面又比较可知,没有采用一刀切,禁放这样的一种准则。其实这是北京的一种做法,说起全国来,各村都有各村的高招,各城市都有各城市针对烟花爆竹的政策,而且非常的不统一。今天我们就一起探讨一下,这大年除夕夜过年的时候,这烟花爆竹我们该怎么个放法呢?解说:春节将至,公众却有了心结。

虽然一时爽快,损害的却是社会公益。”罗虹说,每到春节,医院中被鞭炮炸伤的人员比比皆是,很多人因此落下终身残疾。“上个春节,金都花园的环卫工加班加点地扫了一天的鞭炮皮都没扫完,很多老人、孩子都受不了鞭炮声的刺激。”与罗虹一样,提出在过节期间禁燃鞭炮的政协委员还有7位,意在推动济南市有关部门出台禁燃规定,让市民过一个安静的春节。政协委员、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医务处副处长赵海霞说,过年放鞭炮只是烘托气氛,并不是一个必须的程序,毕竟过年的庆祝方式有很多。

老百姓对于禁放鞭炮的不同意见,增加了治理难度。华中师范大学教授陈建宪认为,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放鞭炮是春节习俗中最容易被记忆的一项,但对于大中城市而言,这一习俗的保留受限越来越多。随着城市发展、环境变化,旧民俗难以维系,但人们依然对这些旧民俗保持着很高需求的现实情况下,就需要形成符合时代特征的‘新民俗’来填补,如果只是一味地取消、禁止,也不符合社会发展需要。除夕前,上海市环保局、机管局及公安局联合发文,要求春节期间上海市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带头不燃放烟花爆竹,以减少环境污染。

南护城河的北岸,从左安门桥到广渠门桥长约3公里的岸边道路,是远离居民区的开阔地带,也是附近居民在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相对集中的区域。“我记得去年除夕这里清扫出了十多个立方米的爆竹皮。”负责该区域环卫保洁的东城区环卫三所副所长李亮告诉记者,去年东城南部地区总共清扫的爆竹残屑量为120多立方米,而这么小的一个区域就占了总量的十分之一。李亮说,目前已经制定了专门针对这个区域的清扫方案,在左安门西街和广渠门桥共配备3台压缩车,配置20人的装卸队伍和20个人的保洁队伍,一边负责清扫一边负责装卸爆竹残屑。

马甲 小孙子 台济

上一篇: 服务型党组织建设国内外现状

下一篇: 中共打造“公仆政府”强调“为民”本色不变质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21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