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晨报:情妇夺反腐头功须引纪检监察部门深思


 发布时间:2020-12-03 18:45:45

一掷千金,只为弥补过去遗憾满足虚荣心,享受物质刺激,弥补过去生活遗憾而受贿,也是基层公职人员权力腐化的一种“次生现象”。石景山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一处副处长张涛介绍,类似的案件占所有贪腐案件的两至三成。“其实他们的家庭条件并不困难,只是用自己的收入满足不了那么高标准的生活,而为

刚被一审宣判无期徒刑的薄熙来,和多名女子保持不正当关系,其妻谷开来难道“毫不知情”?老婆知道老公出轨,却未“后院起火”,并不代表老公的安抚手段有多高超,只能说明老婆看重的已不是老公这个人,而是其手中的权力。这样的婚姻名存实亡,不过是“腐败合伙人”罢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腐败者与其情妇常常没有好下场。腐败者一旦蹲监坐牢,情妇也难“独善其身”,不是成为众人唾弃的对象,就是因涉嫌共同腐败受审判刑。还有一些女人与腐败者撕破脸,检举揭发腐败行为,“情妇反腐”令人啼笑皆非,却也是丑陋的双方鱼死网破的咎由自取。

禁不住美色的诱惑,与禁不住权力、金钱的诱惑是同样的道理,都是心中的“贪欲”在驱使。所以,领导干部要“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此外,对官员道德失范行为的监督,依靠自律或空有规定还不够,还要有便于操作执行的惩戒措施。严禁官员包养情妇,应当作为一条不得逾越的“红线”,官员一经查实有问题就应引咎辞职或予以免职。唯有如此,官员在美色诱惑面前,当贪欲作祟时,才能多一分顾虑,不敢轻易妄为矣。(记者 伍晓阳)。

而陈仲怀是怎样走向贪腐的呢?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中央纪委网站曾发文称:与情妇非婚生子是其蜕化变质的一个关键点。该文章披露,1980年9月,陈仲怀结婚组建了家庭,1982年育有一女。但是,陈仲怀家里的老人认为,无儿便是无后。2002年,陈仲怀认识了在南宁打工的女青年魏红并发展为情人关系,此后魏红怀孕生子。为解决这对母子的生活开支,陈仲怀利用职务便利,不断参加各类评审会、论证会。一些商务活动邀请陈仲怀出席,他也欣然前往,目的就是拿评审费、论证费、讲课费、出席费。

“相比较而言,他送的100万并不算多,也因此,在该江西省委原主要领导任期内,经历了好几次地市书记的调整提拔,都没他的份儿。”萍乡当地的一位商界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但即使是这样,一个市委书记哪来那么多钱呢?提拔需要花钱,养那么多女人和孩子,需要花更多的钱。”权力和情色欲望驱使陈卫民需与老板们来往密切。这位商界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不止一次接到过陈卫民的电话,要求自己给他介绍的老板安排生意。

即便在法治社会背景下,“亲亲相隐”也有其存在价值,刑诉法明确一般案件中,近亲属有拒绝作证的权利。但也要看到,孔子提出的“亲亲相隐”是有适用范围的。从原典里,我们可以看到,“亲亲相隐”的是“顺手牵羊”之类的小错。对于一些大错大过,孔子并不提倡。对于这起举报,虽然暂时只是当事人女儿自说自话,没有实证证明,但并不妨碍我们思考“亲亲相隐”。如果调查为子虚乌有,那么对当事人并不会产生多大影响。如果女儿所说为真,那么这名官员,无论对家庭还是对女儿,哪见一丝“亲情”?一个父亲,“长期在外吃喝嫖赌、包养情妇、虐待自己”,一定程度上已经抛弃了家庭、抛弃了女儿,双方根本就不具备“亲亲”的基础。这时还是单向度的要求家人讲家庭伦理,从哪里看到公平?由是来看,即便从家庭伦理角度出发,“揭父包养情妇”也无关亲亲相隐。

“他自己拿的钱很少,大多给了他的情妇,基本上是为情妇打工。”在陈安众出事后,萍乡官场流传着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他受原来的秘书所牵连。他的秘书“下海”后,专注于萍乡的土地和工程项目,“背着陈安众做了很多事。”在陈安众出事之前,他的秘书已经被控制。另一种说法是,陈安众主政萍乡期间,他的身边环绕着许多湖南籍商人,这些或是他的同学、朋友和老乡,打着他的旗号在当地承揽工程、竞标土地。曾经的”江南煤都“萍乡,正处于艰难的转型期。

有知情律师向媒体透露,胡某系乌小青的情妇,这在重庆司法界已是公开的秘密。据报道,某银行申请执行一个案件,标的数亿元。乌局长人为设置障碍,久拖不执行,当银行不得不改聘其情妇胡某后,判决很快成功执行。仅此一案,胡某就得到代理费4000余万元。贪官有情妇,早已经不是新闻。贪官若没有情妇,倒可能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过去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官员情妇,情是幌子,通过官员手中的权力弄钱,才是实质。尽管很少有官员情妇因为官员倒台而判刑,实际上,情妇通过官员掠走的社会财富一定是天文数字。

虽然社会观念对婚外情趋于包容,但对官员包养情妇却不能等闲视之、任其泛滥。自古,我国传统文化对人的道德修养极为重视,认为道德是立身之本。儒家经典《大学》中阐释了个人道德修养与社会治乱的关系,“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所以“自天子以至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如今,对于官员群体的道德修养,党纪政纪和法律有着严格的要求,公众有着很高的期望。如果官德不修,如何相信他能一心为公、从不以权谋私?一些领导干部之所以腐化堕落,固然是受到了权力、金钱、美色等外部因素的诱惑,但根本原因还是自身内在的道德修养出了问题。

一些干部在诱惑面前定力不够,修行不足,沦为金钱和美色的俘虏。有的人是主动追求,有的人则是被动接受。社会风气的变迁也是一个重要原因。随着道德观念和社会风气改变,一些人对婚外情的容忍度变大,对“包养情妇、小三”的行为见怪不怪。金子强说:“法律管不着,旁人习以为常,没有道德压力的官员自然乐此不疲。”从法律和党纪讲,对包养情妇的惩处失之于宽。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春光指出,有的已婚官员长期包养情妇,可能已构成重婚罪,但调查取证比较困难,当事人可以狡辩,因此很难追究刑事责任。

豪登 许君聪 王来明

上一篇: 一批新规明起实施 流浪乞讨人员使用统一车票乘车

下一篇: 北京22日前后将再迎客流高峰 或启动红色预警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3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