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轰炸十八名受害者赴日起诉要求赔偿


 发布时间:2020-11-23 08:44:57

与统计数字相比,这万封“真人真事、字字血泪”的书信拼在一起,就是日本侵华罪行最真实的全记录。随着时间的推移,信中的战争“活证人”相继含恨离世,我选择今年公开这些包含血泪的控诉信,用成千上万中国普通家庭的悲惨记忆,为历史作证。日本政府必须承认罪恶,承担责任,牢记历史,以史为鉴,这是

甚至很多二战受害者更是慕名前来北京,四处寻找童增。最忙的时候,童增一天要接待5批二战受害者及其家属。给童增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位姓陈忠义的老人。“老人家从老家武汉来到北京,只为见到我一面。”他回忆说,“因为不知道我的住址,陈老就在北京站用五毛钱买了一个硬纸板,当作床铺在地上睡了五天,到第六天找到我,我带他一起接待了日本友好团体“铭心会”,当日本人知道陈忠义老人到北京找我的经历后,无不感到惊讶。”此时,受到童增的感召,全国各地的对日索赔小组如雨后春笋般成立起来。

同时,随着经济发展,过去相对较低的罚款标准适当提高或大幅度提高,也是减少事故频发给国家和人民造成重大损失或伤害的必要措施。我国目前的各类罚款行政规定中,一个十分普遍的问题是缺乏对受害人赔偿的内容。这是一个带有共性的问题,是一个执法为民还是执法为人民币的问题。换句话说,就是罚款如何体现以人为本的问题。客运索道、大型游乐设施空中滞留人员,特种设备安监部门的罚款肯定是要进国库的。民众有难,安监部门有了罚款依据,国库又增加了收入,这似乎隐含着发“民难财”的味道。

这些照片的作者,是一名叫做李晓方的转业军人。他现在的身份,是中国知名侵华日军暴行独立调查学者。从1995年起,他花了二十年寻访细菌战受害者,足迹遍布浙赣两省20多个县市,呕心沥血成书策展,目的就是亮出日本侵略者在华实施细菌战的铁证,不让那些罪证被历史风尘所湮没。要尝试去揭露一段残酷的历史,注定是件艰苦卓绝之事。“烂腿老人”的触动 引发细菌战真相探索在20世纪80年代末,李晓方应征入伍,随部队驻在浙江金华。因在参军前有学医的经历,李晓方刚到部队就在卫生队工作。

苏良秀说,70多年前发生的那场战争,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痛,也让日本人民受尽了折磨。在日本对中国进行了无差别轰炸后,美国也曾对东京等地进行过无差别轰炸,在庭审时支持她的人,都是日本人民中对战争历史有清醒认识的正义人士。“战争的屠刀没有国别。”苏良秀说,诉讼不仅是让日本政府正视历史,更是全世界受到战争伤害的平民,共同的愿望。老人当庭痛哭“记住那段被侵略的历史”苏良秀说,在庭审开始后,随着辩护方律师的提问,她将自己的遭遇逐一坦露了出来,旁听人员的表情也随着她的陈述而不断地发生变化,当庭审进行到第15分钟时,她开始哽咽了。

林刚律师介绍,他们代理案件的史实是:1938年2月到1944年10月期间,重庆及广大四川腹地遭到日军飞机的轰炸。“日军把重庆渝州半岛烧成一片废墟,制造了1941年6月5日重庆大隧道数千人窒息的大惨案。乐山、自贡、松潘大轰炸,每次夺取生命成千上万。这是日军不针对军事设施、对商业区和平民区同步进行的‘无差别轰炸’,想制造恐怖让中国人屈服,是骇人听闻的战争罪行。”他介绍,中方律师团有5家律所、十几名律师长年负责与日方沟通、进行代理诉讼。

和70多年前相比,成都已经是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人们很难再将这座现代化大都市和战争联系到一起。但苏良秀终身落下的残疾,却又永远见证着那段惨绝人寰的侵略史。1941年,日本轰炸机从成都上空呼啸而过,投下的炸弹,让这些地方一度变成了瓦砾,她的6名亲人在轰炸中丧生。苏良秀的这段亲身经历,是日军针对中国平民的无差别轰炸罪行的铁证之一。控诉大轰炸暴行188位受害者参与诉讼自1938年11月8日日机首次轰炸成都开始,至1944年11月止,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成都所受轰炸至少21次。

据报道,贵州习水县嫖宿案4月8日在当地法院开庭审理。人们相信法院能够秉公执法,还受害者一个公道。但是,对这一事件的追问远未结束,那一串串与此案相关的数据不容回避——这一有组织的嫖宿案,前后达2个月甚至更久;11名受害女生均未满18岁;而涉嫌嫖宿者有5人为当地公职人员。作为近年来地方官员集体犯案的一例,此案反映出的对法律的漠视、对道德的践踏,令人震惊;而此案调查过程之曲折艰难,也令人深思……如果不是省委领导同志做出批示,此案或许仍未水落石出,遵义公安局专案组的秘密调查取证也很难顺利进行;如果不是迫于上级命令和舆论压力,如此恶劣的刑事案件,很容易被当成“一般卖淫嫖娼”案件处理。

据媒体报道,2005年,湖南永州江华县政法委原第一副书记徐茂军,遭逼供被迫写下受贿供述,并以受贿罪被判缓刑。此后,其不断申诉、上访,终于在2009年底,永州市中院宣告其无罪,但他至今未被组织上恢复名誉。徐的冤案着实值得同情,但作为政法委副书记,却遭到下属的逼供,这不仅是徐个人的悲剧,更应深思体制的原因。徐副书记的叙述中,总不会经意地显示出一分“黑色幽默”———办案人员“一点情面也不讲”,“从没想过,曾经的下属会将这些手段用在自己身上”……从“执法公正”的角度看,政法委副书记当然不能要求曾经的下属“讲情面”,然而这种“公正执法”,意味着人人都要被刑讯逼供才是“公正”,正是对正义的莫大嘲讽。

成瑞龙回忆他走上犯罪道路的历程,有几个重要节点。一是上学时因为调皮,被勒令退学;二是参军时受到不公平对待,当兵机会被一些关系户独占;三是老家派出所的警察公报私仇,为自己朋友而毒打他;四是在监狱里看到的一些“丑恶”,让他内心失衡。从成瑞龙的内心独白可以看到,他的恶行,从根上说是社会不公的恶果。是因为社会发展机会的不公平,是执法者以权谋私、滥用权力,充当了成瑞龙为恶犯罪的推手。成瑞龙事件属于特例吗?现实告诉我们,类似的事件大量存在着。

阿帕鲁 刘艺 万朗

上一篇: 如何理解党员、干部必须顾全大局,自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下一篇: 分析称改革要冲破利益固化藩篱 营造向上流动环境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6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