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慰安妇代表”回应日方抗议:还有证人活着


 发布时间:2020-11-23 05:55:32

作为当年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同时也是中国被掳往日本劳工联谊会代理会长的赵宗仁,14岁时被掳至日本做奴工,曾亲眼目睹日本三菱针对中国劳工的种种暴行。而今已入耄耋之年,赵宗仁谈及这段惨烈往事仍情绪激动。据赵宗仁介绍,当年中国劳工生存情况惨烈,有劳工由于疾病被扔到海边,遭到野狗撕扯而亡。

2014年6月9日,“成都大轰炸”受害者苏良秀讲述庭审现场。《控诉成都大轰炸老人赴日索赔》后续:6月4日,是“成都大轰炸”受害者正式向日本提起索赔诉讼以来进行的第29次开庭,84岁的成都婆婆苏良秀完成了自己毕生的心愿,“站在日本的法庭,控诉‘成都大轰炸’暴行。”(华西都市报6月4日曾报道)6月8日上午9点35分,顺利完成了开庭作证任务的苏良秀女士从东京乘飞机返回成都。6月5日至7日,苏良秀与日本社会团体、议员及众多的志愿者见了面,向他们讲述了“成都大轰炸”的暴行,完成了大量的社会活动。

昨日下午,孙伟铭父亲孙林和受害者家属在锦江法院的调解下,就100万元的赔款如何分配及赔偿时间等细节进行了最终的确认。今日,孙林将把第一笔13.1万元的赔款交给受害者家属,下周一再给付25万元,剩余的将在房子处理完成后支付。受害者各家分配方案为,死者家属各获赔款36万元,伤者家属则获得28万。据悉,本周四,双方还将就还款担保人等问题再次协商。至于撤诉以及出具刑事谅解书的事情,受害者方表示,将在赔款拿到后进行。昨日,孙林还和受害者方签署协议,明确赔款额为100万元,受害者方放弃起诉时的另外80万元。在借钱还完儿子购买房屋时欠下银行的16万余元按揭款后,昨日下午,孙林来到高新法院申请免去法院对该房屋2300元的执行费用。为了减轻孙父凑钱的负担,让受害者家属能早日拿到应得的赔偿,高新法院同意了孙林的申请。(记者晨迪)。

▲苏良秀(前排左一)、一赖敬一郎(后排右一)、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团日本律师团团长田代博之(前排右一)合影。1941年“成都大轰炸”后拍的全家福,前排中是苏良秀的爷爷苏旭初,左二是苏良秀。背 景 资 料自1938年11月8日,日机首次袭扰成都开始,至1944年11月止,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成都所受轰炸至少21次。其中,尤以1939年6月11日、1940年7月24日和1941年7月27日所受的三次轰炸最为惨烈。

三菱在谢罪文中表示“过而不改,是谓过矣”,承认中国劳工人权被侵犯的历史事实并表示深刻反省,向中国劳工及其遗属真诚谢罪,并对身亡的中国劳工表示诚挚的哀悼。早在1994年,童增就代表中国被掳往日本劳工受害者,委托日本律师起诉日本政府和日本加害企业。2003年,童增前往日本札幌法院,为被掳劳工出庭作证。2014年又代表劳工联谊会要求日本三菱谢罪赔偿。并在2015年童增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童增会长针对三菱公司的谢罪文表示,国内受害者的起诉,加速推动了日本企业的道歉。

当下,日本政府曲解中日签署文件、声明,拒绝中国受害者赴日起诉,二战中国受害者赴日诉讼道路已经封闭。在此背景下,受害者在中国国内起诉日本相关方或是一种好渠道。18日,苏智良和山西慰安妇问题民间调查员张双兵等一起赶赴盂县西烟镇,参加慰安妇问题受害者李秀梅葬礼,并看望健在受害人。在盂县西烟镇西村,现年88岁的张先兔偏居院落一隅,房屋低矮到伸手即可触摸。张先兔裹着一双小脚,蜷缩在土炕上。四五个人同时进入,土炕下的空间即显局促。

元力 有家徽 世唯

上一篇: 国内外创新型食品发展现状

下一篇: 广西自治区政府驻广州办事处主任落马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25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