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法治不彰,副书记也会遭逼供


 发布时间:2020-11-25 19:28:31

记者从将在重庆起诉的大轰炸受害者对日索赔诉讼第一批原告清单上看到,原告共15人,他们来自重庆渝中区、九龙坡区、渝中区、大渡口区、巴南区、江北区、涪陵区、南岸区,年龄最大的受害者已经91岁。出席今天会议的专家认为,考虑到中日之间的各种复杂因素,日本政府不可能对作为其二战中暴行受害者

9月4日凌晨零时45分左右,中国慰安妇对日诉讼第—人万爱花在山西太原家中去世,享年84岁。生于1929年的万爱花从1942年起,三次被日军抓走,在日本军营中遭受性暴力侵害,导致万爱花身上多处骨折,165厘米的身高萎缩至147厘米,并终生不育。从上世纪9O年代开始,万爱花便公开站出控诉侵华日军的罪行,自1992年以来,万爱花多次到达日本,出席国际听证会和控诉大会。然而2O多年过去了,直到离世,老人还是没有等到日本政府公开的诚恳认罪和赔偿。

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受中国被掳往日本劳工联谊会的委托,日前致函日本三菱,就二战掳日劳工问题,要求三菱坦率承认当年残酷奴役中国被掳劳工的加害事实,进行反省,公开向受害者谢罪,并对受害者或遗属予以总计3亿多元人民币的赔偿。鉴于目前幸存的受害者均已高龄,人数日渐减少,为了在他们有生之年能够讨回公道,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要求三菱公司尽快就上述要求予以回应。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大约有4万中国人被强行抓掳到日本,在矿山、码头、建筑工地从事重体力劳动,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和残酷的折磨,其中被三菱奴役的受害者多达三千余人。

▲苏良秀(前排左一)、一赖敬一郎(后排右一)、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团日本律师团团长田代博之(前排右一)合影。1941年“成都大轰炸”后拍的全家福,前排中是苏良秀的爷爷苏旭初,左二是苏良秀。背 景 资 料自1938年11月8日,日机首次袭扰成都开始,至1944年11月止,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成都所受轰炸至少21次。其中,尤以1939年6月11日、1940年7月24日和1941年7月27日所受的三次轰炸最为惨烈。

“历史嘉年华2015”系列论坛活动由NGO新历史合作社、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忠魂公益基金、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等机构联合主办。“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原告人数最多的一次诉讼”重庆大轰炸受害者对日索赔律师团的两名主要成员来到了“历史嘉年华2015”论坛:中方律师团首席律师林刚、日方律师一濑敬一郎。2015年2月25日,重庆大轰炸受害者在日本诉讼一审败诉。林刚、一濑敬一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作为原告方代理,目前上诉准备已完成。

”林刚介绍,即将到来的12月25日,日方律师会向东京高等裁判所提交上诉理由书。“预计明年3月左右会进行第一次开庭。我们相信日本是法治国家,我们也会继续寻找索赔途径,捍卫历史真相,让受害者得到安慰,让后世警醒。这也是我们的出发点。”同样还在进行诉讼的,是康健律师代理的中国二战被掳日劳工三菱公司的受害者们。2014年2月26日,40名二战被掳劳工及遗属在北京起诉日本原三井矿山和三菱矿业。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3月18日受理此案,这是此类案件在中国首次立案。

并对身亡的各位中国劳工表示诚挚的哀悼。“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敝公司承认上述历史事实及历史责任,并且从为今后日中两国友好发展作出贡献的角度,向为最终整体解决本问题而设立的中国劳工及其遗属的基金支付款项。为了不重蹈覆辙,敝公司协助设立纪念碑,并承诺将这一事实世代相传。背景资料在侵华战争期间,为弥补国内劳动力的严重不足,日本采取了“以战养战”政策。1943年至1945年,在中国占领区先后强征了4万余名中国劳工、赴日本135个作业场所从事无偿苦役。日企剥削中国劳工的手段残酷,欺压极其残暴,造成众多中国劳工死伤。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劳工在日本死亡人数达6830人。文并摄/记者 崔毅飞。

王选为与会各地代表带来了国内外关于政治解决日本侵华战争遗留问题的消息。本月首期《南方周末》头版头条起的两个整版,深度报导了王选、管建强、付强、刘焕新、康健以及日本律师团高桥融等专家学者反映的对日索赔现状。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凸现拐点,虽在日诉讼屡战屡败,但政治解决显露曙光。与会代表在交流讨论后一致表示,无论形势怎样艰难,大家都要坚持下去,与侵华日军毒气战、慰安妇、强制劳工、大屠杀受害者索赔阵营联合起来,与日本友好团体和人士携手,形成合力,发出共同的声音,促使日本政府承担谢罪、赔偿的责任。会议并商讨了近期与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日本ABC企画委员会联合举行侵华日军生化战罪行图片展的活动事宜。

王选告诉记者,目前诉讼已经结束,但受害者对日细菌战谢罪赔偿的主张没有放弃。成立受害者协会目的在于可以依托这一合法的法人组织继续开展维权,凝聚起细菌战受害者的共同意志,联合那些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的日本毒气战、强制劳工、慰安妇、大屠杀等等受害群体,一道向国际社会呼吁,向联合国有关机构申诉,为中国受害者讨回公道。记者另外从浙江义乌民政局了解到,2008年,王选曾带领受害者及受害者家属提出过申请,但他们所带的资料并不符合民政局的要求,所以暂时民政局还没有正式批复。王选告诉记者,目前对日诉讼的180名细菌战受害者一半已经过世,平均年龄都在75岁以上。“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们都要把日军侵华细菌战的历史和受害者诉讼的历史真相告诉全世界。”王选对此坚定不移。(完)。

奖项 南大 棉店

上一篇: 广东国庆彩车配十名大力士 蓝色调突出海洋文化

下一篇: 论文国内外研究现状在哪里查数据库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2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