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研制的大型水陆两栖AG600飞机今年将实现首飞


 发布时间:2021-04-16 09:50:58

研制团队进行了百余项大型试验、3000余项设备安全性试验,召开了300余次适航审查会议,确认了数千个零组件制造符合性项目、数万个制造符合性检查工序,完成42个结构大部件的适航预检查和局方制造符合性检查,下发2000余份总装指令……克服种种困难,AG600仅用两年时间就高效地完成了

自2016年底AG600飞机交付试飞中心以来,陆续完成了各系统检查、测试改装及调试、机上地面试验、全机共振试验等工作,并针对首飞前的滑行试验,进行了首次滑行前评审,组织了实习演练等滑行前准备工作。29日,AG600首飞机组按滑行任务单进行了滑行,并实现了180°转弯。此次滑行试验验证了飞机保持直线滑行能力、纠偏能力、刹车系统功能、前轮转弯系统功能。据机组反馈,飞机动力强劲、转弯灵活、刹车灵敏、滑行状态良好,各系统工作正常,首次滑行取得圆满成功,为接下来的滑行试验及首飞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航空工业通飞公司介绍,目前AG600飞机首飞前的各项工作稳步开展,将在完成各项滑行试验后择机首飞。

据了解,“海鸥300”最大起飞重量1680千克,飞机总长8.9米,翼展12.46米,巡航速度231公里/小时,升限6000米,最大航程1300公里,水面起降抗浪高度0.4米。该机型具有独特的机身船体、浮筒和可收放起落架,可在陆地机场和简易跑道或在江河湖泊等水域起降,也可在海拔3500米以下的高原地区起降。“海鸥300”属于可载4至6人的客运型飞机,可用于公务飞行、旅游娱乐、海岸巡逻、搜索与救护、环境监测、森林巡防等。“海鸥300”轻型水陆两栖飞机自2010年11月10日在河北石家庄陆上试飞成功后,于2012年11月转场荆门进行水面试飞试验,完成了静态水密试验、不同重量不同重心的动态水密试验、静水等速、减速滑行、静水起飞、着水试验等32滑行架次的水上试飞试验验证。(完)。

在接到指令半小时内就可以出动,1个小时内就可以到达火区,且可在水源与火场之间多次往返投水灭火。另外,直升机的航程短,适合近海救援。而AG600飞机航时超过10小时,航速每小时最快能达到560公里,能够快速到达远海救援。也就是说,从三亚起飞约4个小时飞到曾母暗沙,作业2个小时后可以再飞回来。“AG600飞机单次最多可救护50名遇险人员,这是世界上能一次性救援人数最多的水陆两栖飞机。”黄领才表示,飞机上可容纳3个驾驶人员和5个救援人员,还可根据用户需要加改装必要的设备,满足执行海洋环境监测、资源探测、客货运输等任务的需要。

AG600将使我国海上搜救能力大幅提升新华社广州12月24日电(记者 胡喆 王攀)国产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AG600于24日在广东珠海成功首飞。AG600飞机具备良好的水陆起降和低空低速特性,相比于直升机、船只以及其他平台具有速度快、航程远的特点,在中远海海上快速支援和搜救等特种任务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其航程超过4000公里,一次可救援50名遇险人员或装载相应重量的空投物资。AG600项目行政指挥系统办公室主任冷毅勋介绍,AG600飞机的应用可以实现中国对南海更远端的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公海等区域的救助,更好地满足日益增长的海洋发展需求。

”AG600飞机总设计师黄领才介绍。在海上搜救方面,AG600飞机相比直升机、船只以及其他平台速度更快、航程更远,其海上搜索救援速度可达400—500公里/小时,航程超过4000公里,起降抗浪能力不低于两米,一次可救援50名遇险人员或装载相应重量的空投物资。按照“水陆两栖、一机多型、系列发展”的设计思路,通过系列化发展和改进改型,AG600飞机还可根据用户的需要加改装必要的设备,满足执行海洋环境监测与保护、资源探测、岛礁运输等任务需要以及为“一带一路”提供海上航行安全保障和紧急支援等任务的需要。

其中,前期设计非常关键。”据中航工业成飞民机相关负责人介绍,该项目从2009年6月开始立项,经过前期技术攻关,用了4年多到2014年才完成详细设计。完成设计后,2014年4月开始零件制造,11月开始组件铆接,至今年3月13日完成总装下架,获得适航批准标签。从零件制造到总装下架、适航批准并达到交付状态仅用12个月。绝技一次能救护50人20秒内可汲水12吨AG600飞机航时超过10小时,航速每小时最快能达到560公里,从三亚起飞约4个小时飞到曾母暗沙,作业2个小时后可以再飞回来。

其起降抗浪能力不低于2米,可一次救助50名海上遇险人员。大飞机“三剑客”全部实现首飞AG600除了满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要求,还能根据用户的需要加改装必要的设备,执行海洋环境监测与保护、资源探测、岛礁运输等任务,以及为“一带一路”提供海上航行安全保障和紧急支援等任务。在我国航空界,AG600与新一代战略军用大型运输机“运20”和大型民用飞机“C919”被相提并论,有大飞机“三剑客”之称。运20和C919分别于2013年和2017年成功首飞。

“对于中国航空工业而言,研制这么大体量既能在陆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的特种飞机,当属首次;放眼世界,类似型号的飞行器也是不多见的。”黄领才说。从立项、设计、各大机体商联合制造,到适航挂签、总装,8年多来,AG600研制走过的每一步几乎都是大型特种飞机的尝试与突破。比如飞机上特别显眼的巨大起落架,就具有开创性,是目前国内最高、收放系统最复杂的单支柱起落架。起落架在飞机上的布局直接影响着飞机地面运动稳定性和水面滑行稳定性,为保证船身式机体的水动性能和不破坏汲水舱的底部结构设计,主起落架设计不是像其他运输机或民航客机收藏于机腹或机翼内,而是收藏于机身侧面主起落架的整流罩内。

”黄领才说。相比常规民航飞机主起落架起飞后收至机腹或机翼,AG600由于机体底部为船底外形,机翼为上单翼,因此主起落架只能收在机身层面的整流罩内,AG600的起落架比常规飞机的起落架高度要更高。10月20日,“鲲龙”AG600在水面降落后驶向陆地。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作为国内最高的单支柱起落架,除结构强度要求外,还会产生类似踩高跷问题,重心高就容易不稳。”珠海通用航空研发制造基地设计师程志航介绍,经过三维建模和运动仿真技术,项目团队不断试验攻克难题,最终制造出国内最高、最复杂的单支柱起落架。

单缸 马士成 白头翁

上一篇: 中国有色金属协会陈全传训训会长

下一篇: 中国内部审计协会是盈利组织吗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1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