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墨玉县宗教人士发动群众围捕暴徒


 发布时间:2021-04-23 01:40:43

五日,马玲乘坐六十三路公交车经过二道桥时遭遇暴徒。“他们见车就砸,大家自发将老人和孩子围在最中间,大家一起躲在公交车的后门,可是还是有很多人被砸伤了”,马玲说。随后,马玲看见窗外有两个暴徒一边指着他们的公交车,一边跟旁边的人嘀咕。“我觉得他们很可能要找更多的人过来,我特别绝望。”

一些暴恐案件就能依靠群众的“火眼金睛”被举报、揭发,甚至被消灭在萌芽中,这就能消除社会潜在的不安定隐患,更能打牢新疆基层稳定的根基。和田群众制服暴徒的事实充分证明,在严厉打击暴恐分子的这场人民战争中,如果人人都能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形成合力,拧成一股绳来对付暴徒,那么暴恐分子就会无处藏身、无路可逃。而最终的胜利就只会属于人民。由此看来,反恐维稳,同样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因为严打暴力恐怖分子是一场全民战争,人人都是反恐维稳的钢铁战士。

7月28日凌晨,明亮的夜空宁静和谐,熟睡正酣的人们被暴徒们的呼喊声惊醒,平日的祥和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暴恐打破。面对暴恐分子,他们却没有退缩,坚守是他们心中唯一的信念,战斗是他们渴望保护群众、保卫家园的自然举动。宁静夜空下的顽强坚守当四五十名蒙面暴徒呼喊着向诺其库木村村委会涌来时,11名正在值守的村干部、民兵和协警确认暴徒们即将袭击村委会后,立即锁死大门,并携带防卫器具爬上屋顶。大家分散成四个方向,密切关注着暴徒们的动向,搜集暴徒们的犯罪证据。

进去没多久,广场发生骚乱。见状,正在给陈宇贵登记的派出所副所长张立元,给治安亭里的每个人发了一根木棍,自己抄起一根防暴叉,带领大家一起跑了出去。陈宇贵出去一看,“蒙了”。两男两女在站前广场的临时售票区见人就砍,地上已经躺着十多个人。张立元跑向歹徒,向他们喊话:“喂,你们几个来砍我!”突然,不知从哪儿又窜出来一名歹徒,5人一齐向张立元砍去。张立元挥舞了下防暴叉,向人少的公交车站场跑去。“他是想引歹徒去人少的地方。谁知歹徒跑到一半停了下来,拐回去向火车站第一售票厅砍杀。

10月20日,记者进入现场时,临县公安局的民警正在勘察现场,调查取证。仍有十几个村民围在郝兔照的灵前坚守。护矿变成了守灵,悲痛的村民们在等待一个说法。血案背后的矿权“拉锯战”白家峁的村民们遭遇如此惨剧,只因为想夺回本属于他们的煤矿。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三兴煤焦有限公司煤矿临县白家峁矿井始建于1984年,属村办集体煤矿,1997年以前生产能力不足3万吨/年,一直由村民成平顺经营。1997年4月,白家峁村委与临县双勇煤矿(后组建临县双勇煤焦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将该矿承包给双勇煤矿,承包期限50年。

谈到居玛·塔伊尔大毛拉,乌鲁木齐碾子沟清真寺哈提甫马合木提·牙库甫坦言:“他是一个很权威的学者,也是一个虔诚的人。”乌鲁木齐西大桥寺阿訇马金国则称,“他是一个有学识,受人尊敬,清廉的(人),他是受到我们全疆,乃至全国穆斯林爱戴,非常清廉的伊玛目(祈祷主持人)。”在子女眼中,大毛拉是一位慈爱的父亲,更是他们做人做事的榜样。三暴徒两击毙一抓获居玛·塔伊尔大毛拉被害当天,公安机关迅速行动,后经查明,凶手图尔贡·吐尔逊、麦麦提江·热木提拉、努尔买买提·阿比迪力米提3名暴徒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杀害了大毛拉。锁定目标后,当天中午公安机关对凶手实施抓捕,3名暴徒持刀斧砍杀公安民警拒捕,民警果断处置,击毙2人,抓获1人,案件详情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大毛拉被残忍杀害,不仅仅是在喀什当地,8月1日下午,106位包括伊斯兰教、佛教、东正教、基督教,天主教在内的宗教界代表人士在乌鲁木齐也对暴恐分子齐声发出谴责,希望国家依法严惩暴徒,严打暴恐。据央视《焦点访谈》。

4月30日,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的火车南站爆炸案,目前已造成3人死亡、79人受伤,其中重伤4人。案件发生后,当地民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烈谴责暴力恐怖分子的罪行,并表示新疆的稳定及发展来之不易,需要大家格外珍惜。市民木拉提在友好商场南巷经营着一家干果摊点,他对记者说:“作为生意人我们需要团结安定的环境,暴乱分子影响大家做生意,挣不了钱咋样过好生活呢?他们想破坏我们好生活的阴谋不会得逞,他们是各民族共同的敌人!”市民李先生对暴乱分子的罪行深恶痛绝,他对记者说:“暴徒将矛头对准无辜的百姓,丧心病狂、灭绝人性,也正是这些极少数人破坏了新疆的形象,干扰了各族群众的正常经营和生活。

大家配合民警对重点搜捕区域、房前房后、耕地林带、水渠坟地、废弃厂房等每个角落展开拉网式大清查。记者观察到,由于正值农作物成熟期,高杆作物密集,田间地头生长的农作物给搜捕工作带来不便,但警方为了不留遗憾,村头及田间埂子都派了民兵执勤人员24小时值班。阿克托海依乡7村村民托依汗是位6旬老人,她每天都要来村口的检查站,手里拿着一个近两米长的木棒,和其他执勤人员一样在这里守候。她告诉记者:“家里孩子都在外面工作,就我和丈夫,丈夫在村子另一个地方执勤,我在家里闲着也没事,就来给大家鼓气。

”她说。赛力克一家乌市看病 受到维族兄弟救助“我很幸运,伊斯兰经学院的几名维族兄弟救了我一家。”富蕴县林业局干部赛力克•波帕依谈起这件事时,脸上充满了感激之情。七月四日,赛力克一家人到乌鲁木齐给女儿看病,住在了延安路昌乐园亲戚家里。第二天下午赛力克开车到离昌乐园仅有一百米的路对面一个诊所,正准备为女儿治病时,看见外面的人不停地向前方涌动,还看到一个人满脸是血,赛力克感到出了什么事,赶紧调转车头准备回昌乐园,但为时已晚。

投米 炫辰 物流

上一篇: 中国的max在越南能不能定位

下一篇: 评论:找准自身定位比争论“留学值不值”更重要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意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281